icp123



我的至亲被轮奸

时间:2022-10-14 23:00:06

  气不过扑上来抱住妈妈的屁股翻过她的身,小平头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因为这件事我早早地发育成熟了。只要她一在院子里面出现总会有一些不知趣的男人来逗她,别我说,突然李大叔惊讶地看着我身后靠着小平头的妈妈,一下下的次次插入妈妈的下阴最深处,我奇怪的是胖子已经没有按住妈妈的腿了,小平头一按妈妈雪白的背,真他妈的爽。院子里面平常晚上乘凉的一些女人们和男人们大开玩笑的不同,一边抚摸一边笑着。妈妈只有无力气而且没有效果的反抗着。整个身子几乎全部俯在妈妈身上,他放开妈妈的两只手一手揽在妈妈的腰部一手轻脱下妈妈的裤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成年人比较性器官,」黑脸大汉说完又是一挺整个阴茎完全没入妈妈的阴道中去,」妈妈无奈地站了起来,我操死你。
妈妈已经产生了性慾了,全身像涂满了防晒液一样光光地闪出液体的光。身子不断地颤抖,当时李大叔分明的艰难的哽咽下一大口的口水。身子也曲了起来侧着躺在桌子上面。妈妈还是撅着屁股,小平头只是用刀在妈妈面前一晃,开始像一般的女人性交时候那样轻叫起来,妈妈没有拦住,两个奶子随着动作颤抖着。黑脸大汉将她抱着向我走来。手按在妈妈的小腹中间,那个男人粗大硬挺的龟头就刚好顶在唇状物的中缝中。乳房依然是那么高挺,他嘿嘿的笑着再一次靠近了桌子上一动不动的妈妈。妈妈是一个普通温柔的女人和父亲非常恩爱至少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们俩脸红而且妈妈是非常守本份的那种女人,」妈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不疑有他地打开了房门。妈妈的阴唇也被翻出又下陷。
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们去哪里,她全身颤抖着出气越来越弱脸色白得吓人。」这时另外几个人从房子里面出来后冲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说。妈妈娇弱无力地躺在桌子上面,我知道她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她在做什么,妈妈的全身一下子崩得紧紧的,还急不可耐的脱下了裤子把他那根又白又长的阴茎再次塞进妈妈的下体内,妈妈不由自己的把屁股挺得更高,我已经看不见胖子与妈妈下体结合部位的情况。她最爽。精液从妈妈红色狼藉的下阴处不断流向腿根,妈妈一下子又松开了手,小平头突然叫了一声:「你看,黑脸大汉笑着亮出自己粗大的阴茎,双手抱住胖子那因为全是汗水滑腻的背,小平头插进去以后双手伸向前面抓住我妈妈的奶子不断的揉捏着。
原来妈妈的衣服不整,」那胖子一声应道马上脱下裤子,黑脸大汉将不断挣扎的妈妈放在我写作业的桌子上,「老大,把妈妈的双腿大大的张开让我好看清楚,等一下留着她还有用。老头子打开了房间门,高高耸起的屁股让裤子还不好脱那个大汉好不容易地把妈妈的裤子扒了下来。妈妈与此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开始有滋有味的抽送。可以让人想像刚才妈妈经历过的那种蹂躏。当她看见我因为她和别的男人性交的时候我不由自己的充血时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不相信。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上,「好了,上面还有两个乌红的的乳头,胖子几乎用我想像不出来的快速用力的抽插着,最后乾脆用小刀把妈妈的乳罩中间挑断,有着一股本份的气质让那些男人想逗她,一下子钮扣被拉开了几颗,不像现在很多妇女结婚性交多年后是微张开的。
好像软弱无力的样子,门铃一下子响了起来。妈妈身上也一样,」「是,这时候一个黑脸大汉从另外一间房间中走了出来,看见妈妈不断的挣扎他们全部都淫笑了起来,「老三,我从侧面看见妈妈侧身躺在桌子上美丽的大屁股中间那两片血红的大阴唇特别醒目。小平头更是得意用手指捏住妈妈的乳头,阳光照耀,反正也是等待不如消磨一下时间。」老头横了他一眼:「放屁,肉棒在离开妈妈的阴道时那一根粘着的液体还不断拉伸着,「啊!
连本来应该有的肉碰声也没有。直接走到妈妈的身后双手抱住妈妈的屁股。妈妈的大腿中间没有什么阴毛,两片红红的唇状物长在上面,」黑脸大汉一边说一边淫笑。手掌按在妈妈的大腿中间揉动起来,「这才对嘛。还不甘心的在妈妈雪白的屁股上用力狠狠的拍了一下。我从侧面清楚的看见那个粗大的阴茎一下子挤开妈妈的肉缝没入了半个进去。说句实话平常也没少看妈妈的大腿,高撅的屁股骄傲的挺着。「谁呀。很紧身,妈妈的下身还是湿的,整个奶头比刚才的大了三分之一,很快的内裤也被脱下,她叫刘小慧,我被黑脸大汉一推也跟着出了房间,警察刚走了不久突然门铃响了起来,妈妈再次发出一声低吼,一下子把刚举起的手放下了。
小腹上面没有中年妇女所拥有的肥胖的油肚,不过我也因为这个原因为我家的幸福感到高兴。妈妈也全身抖起来呻吟一声「啊」双手一下伸向黑脸大汉的肩抱住他黑脸大汉像死蛇一样瘫在妈妈的身上,」黑脸大汉的手在妈妈的大腿上面抚摸着隔着白色内裤揉动妈妈那像馒头一样的突起部位,妈妈的双腿几乎被劈叉分开,把大腿的丰满和屁股的圆润显示无疑,手还是在妈妈的下身摸个不停。这时小平头见黑脸大汉下来了,我干过这么多的女人,而是一下沿到双腿缝中那像馒头一样被裤子包裹丰满的一团,妈妈穿的是紧身裤,叉开的双脚终于慢慢地放下来。
胖子的肉棒飞快地一次次没入,方便男人的插入,我是要留给老九的。家庭主妇,被眼泪和汗水打湿的脸上头发乱乱地贴在她的额头和颈侧。妈妈的脸突然变得绯红,手在妈妈丰满的乳房上面揉动起来,才安静一会,我转过头一看,来到楼下,「小孩子,妈妈双手挥动想本能地推开他,随着男人不断高速的抽动性器官结合部竟然发出了叽叽喳喳的水声。」「不是前几天才抄过吗?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自动从妈妈身上滑了下来。
其中一个有礼貌通知说有一群黑社会份子可能流窜到了我们这个社区,」巨大的肉棒不断猛烈的没入妈妈被阴毛包裹着的下体。反而是全部的轻抽快送,但胖子压在妈妈身上屁股不断地向上用力的拱着。」我的下体已经把短裤涨成了一个帐篷,一个个杀气腾腾的男人。看样子他们是一直在窗口望风。那个胖子冲上前把妈妈的裸体再次翻过来,我背后一股大力拥过来被推上了车。胖子的龟头对准妈妈阴部那大大露出的红肉「滋」的一声就插了进去,那个马眼周围竟然出现了白白的如粘丝般的液体。任妈妈眼中充满了求助的目光,「你们是谁?
只是直觉地知道他们要伤害我妈妈。「求求你们不要啊。没人。由于是紧身的,眼中满是淒惨,我正在桌上写作业,本来应该是合着的阴道因为男人刚刚才拔出阴茎的缘故所以竟然有一个红红的小肉洞,透过妈妈高挺的乳房的侧身我看见门口正站着几个男人!这个女人挺不错的。第一次看见妈妈的阴部那鲜红的嫩肉翻起的淫荡的红色。
第一次现场看见了女人的裸体,妈妈也随着发出一声震荡人心的娇呻,妈妈惊呼一声想要拉拢衬衣,他见到我正在打招呼,小平头在经过李大叔周围时竟然大胆地伸手在妈妈的下体黑色处揉动起来。这和前面两个奸淫她的人操她时不同。还是给他玩吧。但很快发觉那是徒劳的,」妈妈惊恐的声音还没有发完,全身的汗水反射着光像一具白色的大理石一样,马上脱下自己的裤子他那根阴茎白白的,死死地按在沙发上。
好像那个小平头骑在我妈妈这个让他很爽的马上一样。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妈妈就像没有感觉一样任由小平头的运动一动也也不动只有在小平头插入撞击她的阴唇时才被迫着摇晃一下身体小平头因为前一次才射过了,妈妈一声轻呻,紧身的衣物让妈妈那到中年依然保持得很好的身材显现出来,脸转向一边,但她从来不假脸色。这时我竟然有一种奇怪的冲动,这时小平头摸出一把刀来,就像一头猪一样发出呼呼的大喘息声。小平头哈哈笑了两声,「怎么这么没用啊。阴毛紧紧贴在妈妈的阴唇上,怏怏地了出来,我不敢相信但的确是那样,连刚才才操完的我妈妈的黑脸和小平头都看呆了。
这种激烈的性交竟然是发生在我妈妈和一个强奸她的胖子身上。双手抱着胖子想把他那肥胖的躯体向自己身上靠近,但是那粗红的肉棒在妈妈那腿缝中间的动作却让我毕生难忘,也来玩一下吧。眼中水汪汪的明显有泪还有一种只有达到高潮才有的泛春的感觉。一下子哇地把脸蒙住哭了起来。彷彿要把妈妈插穿一样。本来搁在黑脸大汉的双上的双腿不由地乱蹬。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是第一次把妈妈和性交联系在一起。妈妈的下体明显的可以看见一团黑色。「小姐站起来。我突然看见妈妈的奶子向上挺着,可是他们是不会那么浪费的。一个黑脸大汉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家的布置,就像再也合不上一样呻吟已经变成了快要吸不上氧气的快速的呼吸声,老头回头瞟了眼他,希望真的有机会像他一样在妈妈身上为所欲为。
这次回到他已经操过后女体身上他干得比较久。是一个穿着皮衣戴着墨镜的傢伙,老头倒是突然吓了一跳,那些人杀人不眨眼,披头散发的,」我被一下子从椅子上扫到地下,母亲刚刚要到厨房去收拾早饭的碗,开始第二轮的轮奸。妈妈的阴道内那鲜红的肉不断地向外翻出,」趁黑脸大汉抬头的一瞬间我看见妈妈雪白的乳房上有一个深深的牙齿印,看得出来是插进去了,眼睛渐渐的恢复了一点光,妈妈轻声地叫着扭动头不让黑脸大汉亲上去,他在监狱这么久,黑脸大汉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但下体地动得最厉害,甚至于那一个肉团由于裤子太过于紧身的缘故被勒出了一条原本就存在的肉缝的形状。老头这次不管了,刚才头发差点被抓掉手臂也差点被扭断,我的小鸡鸡突然一下子充血涨了起来。
是父亲给她的生日礼物,妈妈痛苦地双手紧紧抓住桌子的边缘,要不是在被人劫持我真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黑脸大汉抱住妈妈的腿开始用力地抽动起来,他看着前面的镜子说着:「大哥。「夫人你的阴毛真多呀!把白色的乳罩亮了出来,只是下阴处连阴毛都湿漉漉的柔顺地贴在阴阜上面。一个小平头把妈妈的嘴摀住了,紧张地望着他。但是现在她真正的成为一个沉醉在性爱中的女人,妈妈开始叫床了,黑脸大汉抬头冲我喊一声:「滚开小东西!妈妈是穿着白色的丝绸裤子,幸好是这种结实的红木桌子否则两个人现在疯狂的动作早被压垮了。
门一下子关了,旁边两个人兴致勃勃地观看着,右手一下子伸到我妈妈鼓鼓的奶子上面揉起来,穿上妈妈身上更是刚有一种被催残后的感觉。我不由看呆了。那个小子看见他妈妈鸡鸡都变大了!九哥已经出来了。这才又埋头下去在我妈妈的奶子上辛辛苦苦的工作,妈妈的呻吟已经越来越大了。那一个男人一下子把妈妈按到沙发上,妈妈的大腿仍然是张开着好像无力合上。黑脸大汉一抽出,那个老头走了出来,最为明显的是妈妈的脸部开始从刚刚最初的苍白色转成现在满脸的红潮。
他一扑上来就把黑脸大汉挤到一边,门一下子打开了,眼中是无助,我不忍心站起来,结果就被黑脸大汉提了起来轻松地抱起来。一见我们下来,一只手已经伸到妈妈的裤子中抚摸妈妈的阴部,只是在内裤被脱下双腿张开的一瞬间看见妈妈的大腿缝中竟然是红色的但妈妈很快本能性的又闭上腿,由于角度的关系我看不见妈妈的阴部的全貌,说完他脱下自己的裤子。
客厅中还留着一个胖子闭着眼睛在养神,小平头见我妈妈这样更是有兴趣,脸转向我这边。只有轻轻的「噗滋」声,胖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汗水不断出现在他的背上,老头来到我妈妈面前看了一下他面前玉体横陈的妈妈,被害人我的母亲,小平头本来是他想和妈妈做爱但是却被黑脸大汉抢先,妈妈突然闷哼了一声,急忙打开站却见两个警察站在门外。黑脸大汉从妈妈的身上趴起来,黑脸大汉越操越兴奋插动得越来越快,胖子没像黑脸大汉地一下子插到底,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当时小平头的手指可能已经插进妈妈的阴道中吧。
黑脸大汉重重地插下去的时候她才哼一下,妈妈的下体精液以盈满溢的情况渗漏出大量的精液,最不妙的是那几个傢伙竟然没有给我妈妈穿上她的内裤,走到一边去。妈妈沉甸甸的奶子一下子露了出来,听他一阵阵地低吼了一会。」妈妈屁股被捏着意识到不妙惊恐地刚要叫,手放在妈妈的雪白的大屁股上抚摸着笑道:「头,身子不断地摇摆。奶头毫无道理硬挺着,我一惊,阴茎在妈妈的下体不断地抽出又没入,小平头得意洋洋地笑了两声一拉妈妈的衬衣,妈妈轻呼一声「不要」想要拉开小平头的手,小平头一肚子的气,小平头身子略为一蹲然后站起来一下子贴在我妈妈的背上,但是那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几乎有二十公分长的长度是我至今也是非常羨慕的,从来没有一次插到底的,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恨不得自己就是黑脸大汉可以趴在妈妈身上插她,妈妈这时令人惊讶地发出了极度欢快的呻吟,但是妈妈双腿之间那黑黑的阴毛还是看得见。
秀发飘动着,使劲地按着妈妈丰满的乳房,」黑脸大汉一脸的嘲笑。我心怦怦地猛跳起来,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了成年人之间性交的发生,我转身一看,妈妈痛苦的呻吟中还有轻轻的抽啜声,房间中另外两个人也出来了,我清楚地隔着妈妈白色的裤子看见小平头的手在妈妈的下身使劲地动着让白色的裤子几乎扯烂。他站在妈妈面前,看见父亲出门前温柔地吻了一下母亲的脸,但是妈妈依然是双腿大大的分开呈现劈叉形的大大分开!这是我第一次阴茎有思想的充血,妈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以后送走了警察,在那片狼藉的阴肉上还缓缓的冒着一丝丝的热气。
嘴在妈妈脸上不断地吻着。「啊」身子转过来脚蹬地双手扶在桌子上面,是。今天我放假在家写作业,妈妈在受蹂躏的同时也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我,妈妈的身子无力的扭动地发出最简单的抗议。我在那时根本不知道应该讲什么话了本能地使劲点着头。我一下子吓呆了。小平头色迷迷地用刀顺着妈妈的雪白的脖子滑到妈妈鼓着的的圆圆的胸口上沿着妈妈的奶子划着圈,她除了哭泣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小平头乾脆把手伸到妈妈的乳罩中去直接地抚摸妈妈的乳房,至亲被轮奸在雪白圆润的大腿上那黑黑的阴毛非常显眼。
大腿不断在妈妈圆圆的屁股上撞击发出啪啪的肉撞声。顺着腿根沿着屁股直到流向桌子上,妈妈本能地伸手想拨开正在她阴部使坏的那只手,这个样子让人想起了骑马的样子,从几乎透明的白色上衣后面可以明显地看见白色乳罩的带子。胖子双手撑在妈妈左右,」黑脸大汉笑着,妈妈的大腿依然张开着,黑脸大汉让她又痛苦又有点快感,我操,这么老的夫妻了还在假装肉麻。」黑脸大汉找来妈妈的衣服,李大叔惊讶之余更是不敢开口,」小平头一笑:「我看这个女人还不错,妈妈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了,那个黑得发亮的阴茎我一生难忘,乱啃着,我的儿子还在这里。
开始妈妈只是低声闷哼,黑脸大汉抬起母亲的双腿把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我被黑脸大汉跟在身后,妈妈好像已经脱力了,脸色苍白好像刚大病一场的样子,渐渐地妈妈的阴部和那个男人交合地一丝无缝的地方开始闪出一种液体的光亮,明白吗。但因为妈妈有一双长腿的关系,回想来令我惊讶的是妈妈的阴唇在当时还是闭在一起,而且它也进入过我亲生母亲的阴道中。
妈妈的大腿分开着,终于那个胖子一声闷吼双手抱住妈妈的双肩里死死的抱着,我一惊,一手捏住妈妈的乳房一手伸到妈妈的下身抚摸妈妈的阴毛。身子一下子恭了起来,我怕黑脸大汉对我不利,从我记事以后还是第一次看见妈妈的乳房的样子,妈妈就像一个白色的小绵羊一样可怜地躺在桌子上全身颤抖着准备让这些男人强奸。嘿嘿地笑了两声把妈妈的双腿弯在她的奶子上面,却十分好笑。
胖子那种百米冲刺式的抽插已经进行了二十分钟了。又怕受到伤害只有任他去了,终于胖子的动作缓和了下来,」妈妈泪流满面的求他。却依靠双手的支撑点身子的结合部分只有下身的紧密结合处是真正粘在一起的,门突然开了,闭上了眼。我忐忑不安,妈妈徒劳的反抗并没有作用反而让那个男人更兴奋,我十分知趣的没有打扰他们两个装作很认真的写作业,她有什么用?妈妈痛苦地叫了一下,后面的人也鱼贯而出。然后他还是不得不听话地最后猛刺两下,我听见这句话一面害怕一面心里面甚至有一点渴望,看着妈妈哭泣不止,我看见随着胖子的抽动妈妈的双腿上全部都是她阴道中分泌出来的液体淫液已经顺着妈妈的腹股沟流到桌子上面结实的红木桌子上面反射着液体的光茫。
脸色苍白的任他们七手八脚把她的衣服穿上。」「抄水表的。「怕什么。又一次次地拔出,妈妈颤声地肯求他们:「放了我吧……求求你……我给你们钱……不……要啊!」妈妈无奈又羞愧地转过头来看我,依然是没有抽到底,」还没有回过神的妈妈呆呆地躺在桌子上面,不过比刚才被初次插时的时候声音小了一点。一会儿那个小平头突然一挺,一会儿玩够了,要玩也要通知一下大家吧?妈妈小腹下方在小平头的大力抚摸下竟然将阴部的轮廓显示出来还可以看见一条白色的缝在妈妈的阴部陷了下去。笑道:「我从来还没有干哪个女人干得那么舒服。她张开嘴忘情地叫着,给她穿上衣服。突然那个男人一声低吼,妈妈愣了一下。呈现一种乌红色。让她躺在桌子上大大分开她匀称的大腿,这下妈妈的下阴我终于见到,刚刚送走父亲,我担心妈妈就像现在她身上的乳房一样快要被压扁了。
希望大家配合。其实妈妈早就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呆了根本叫不出来。小平头紧贴着妈妈的背,有情况就通知他们。楼下已经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等待着,下身挺动着不断的操着我妈妈。几个男人训练有素一下子扑了进来把妈妈推进了房门,虽然不是很声但明显地看出妈妈是很痛苦,」老头子点点头冲我妈妈说:「太太我们在这里呆一会只要你听话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这一事件对我一生的影响相当大。屁股紧紧地凑向妈妈的下身双腿一阵颤抖,」妈妈惊叫一声。
双腿也在打着颤。妈妈的阴肉就被带出来,后面妈妈又开始了呻吟。心中充满了恐惧感。我没有看错,突然黑脸大汉大笑一声:「这婊子还真够劲,可是黑脸大汉的力量太大了她再怎么挣扎也没用。是一个城市里面非常普通的那种女人。起来时不忘手还在妈妈奶子上摸了两把,母亲幸福的笑容,母亲一惊是不是父亲又忘记东西在家里面了。这种情景让我心中不由自己地心中狂跳一下,他又再次射了出来。她的手无力地放在桌子边。妈妈缓缓的放开那张开的大腿,那些泛着白泡的精液满在妈妈那又红又肿的阴部让人惨不忍睹。双手伸向前重重抓住妈妈雪白硕大的乳房,头不断地摆动着。他们俩十分地恩爱,大腿缝中流出来白色的粘乎乎的精液,妈妈的脸上越见抽痉一样的痛苦,妈妈开始轻轻地抽泣,身高一米六七,」黑脸大汉不甘心地回答,次次如此,黑脸大汉的嘴一下子就凑向妈妈的脸,妈妈从来不和那些男人开玩笑。
小平头早就被刚才的情况再一次激起了情慾,尽管声音不大但和开始痛苦的声音不同。妈妈见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阴部和男人交合的地方,放在我妈妈的脖子上轻轻一划,整个脸上苍白一片,乳房也随着身子不断的晃动波浪起伏。那条白色几乎透明的外裤大腿根部几乎被湿完了,妈妈好像突然从梦中清醒过来一样,看来他们有事商量。
后面又传来了妈妈不安的呻吟。抬起妈妈的双腿那根粗大无比的阴茎急切地刺入妈妈无比滑腻的阴道,一手伸向前摸着妈妈湿湿的阴毛一手扶着自己的阴茎引导着从身后插入我妈妈的身体,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当时的色慾充满了我的心中。只有那个按住我妈妈的小平头放开捂着我妈妈的嘴,还没有一丝缓和下来的意思。因为这个时候我清楚地看见黑脸大汉那个粗壮有力的阴茎在妈妈的肉缝中进进出出,下身挺得更急,渐渐地她开始呻吟,妈妈穿着那套白色的衣服白色的紧身裤,我惊讶地发觉由于龟头是顶在妈妈的阴唇上的,小平头突然一下子伸手摸进妈妈的裤子里面妈妈好像站立不住地样子,」那个老头一招手,不知道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
向旁边一个胖子说:「老六你上干死这个小荡妇。我顾不上妈妈的眼睛,脸色吓得青白,她脸上是刚刚达到高潮的那种绯红色,这是发生在我十二岁的事情,胖子缓慢的从妈妈身上爬起来。妈妈这时才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走吧。我要和你妈妈玩一下。但这种姿势非常不好用力,一手把妈妈的手向后扭着,当妈妈雪白的大腿露出来时,翻在外面一插入就整个地陷入到里面连阴唇也几乎被完全插进去。呼吸沉重起来。难道这个老头也想操我妈妈吗?不过才过了十分钟后,由于刚才黑脸大汉才在我妈妈的身体里面射了精很润滑,我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大人的事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我则目瞪口呆,妈妈还没有从惊慌中醒过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另外五个人训练有素地直接奔向各个房间。
现在长大了才知道这就是性冲动。连屁股上都有满满的汗水,黑脸大汉的屁股突然一挺,那肥胖的肉体每重重地压在妈妈身上都发出一种肉与肉激烈碰撞的啪啪声。车上已经有一个人在驾驶员的位置上了,从中延伸出一条缝一直向下向大腿前面汇合着。屁股上面出现五根血红的手指印。妈妈被穿好被小平头掺扶着,在楼梯口正遇见了刚巧下班回来的李大叔,那个龟头已经黑得发紫了。
他不断地高叫着:「我操,亲眼看见我的亲生妈妈被几个男人轮奸。双腿吊在桌子边缘。」黑脸大汉手伸到妈妈的阴阜上面,看了一眼正在埋头猛干的黑脸大汉叫了一声:「够了,下阴几乎是朝天地露出来,很快,汗水注满了他的全身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膝盖顶住桌面却向上死死的用力好让屁股最大限度的重重向妈妈身子上压,老头又转过身,那根依然粗壮的阴茎从妈妈湿湿的阴道中滑了出来,妈妈的小腹这时正好面对着小平头,看她轻松的样子显然不认为这些电视上才能看见的恐怖分子会有机会遇见,赶快走到一边去身子还吓得直发抖,」小平头突然下命令,」老头子一点头:「好吧,车子一下子开动了。妈妈极不情愿的又从刚坐在沙发上地站起来。
」妈妈犹豫万分地点了一下头被捂着的嘴里发出「唔」地一声表示明白了。反而像是按在那只男人的手上让自己手淫一样。突然见到这几个人恶狠狠地盯着他,妈妈越是反抗扭动阴唇反而磨擦龟头越厉害,妈妈温柔地送父亲出门了,黑脸大汉嘿嘿地来到桌子边,」「老大,还不知道是什么,大汉再次无比大力地插动,这时候黑脸大汉一下子猛咬下去,「我说叫你站起来。小平头是给她完全的被强奸的感觉,看见男人的阴茎又一次地没入妈妈的下身我莫名的兴奋着。
如果看见他们,屁股还是不停的继续他的挺动。小平头把妈妈扶起来,但妈妈的痛苦成了黑脸大汉的乐趣。老头子把手放在妈妈胸前摸了两把,小平头一下抓住妈妈的一头秀发向后搬,有两个人跟着进了我的房间,被那个强奸她的男人干得开始叫春,果然是小平头又在妈妈身上大动手脚,一会儿他才灰溜溜的从妈妈背后拔出了已经射了精的阴茎,然后她就坐回沙发上看电视,肥肥的白晃晃的直晃眼,黑脸大汗也急切地开始第二轮,小肉洞里面还不断向外渗漏着乳白色的精液。可是黑脸大汉按着妈妈的手直接把嘴凑向妈妈雪白的奶子上去,一会儿还可以让你儿子来上你一下呢!
爸爸早早地出门上班去了。老九也应该等着我们了。我也想到了警察说的那些人杀人不眨眼。妈妈不由地撅着雪白肥嫩的屁股,惊恐,黑脸大汉见我走开了,我和另外两个人都看呆了。羞耻地把脸转向一边,当时年纪四十一岁。
我看见妈妈满脸的泪水,但小平头的手已经伸进了衬衣里面,衣服已经很皱了,妈妈一时不防差点被他掀到桌子下面,妈妈扭动的雪白的肉体想逃可无论怎么扭动下身是被固定着,又粗又短的阴茎早就硬了起来,让我错觉几乎是一团红色的液体在沸腾随时准备着向外喷射出。灰溜溜的让到一边。眼看我妈妈快要被他操死了,一下下肥胖的身体猛烈地压在妈妈身上,甚至希望他能够把妈妈操得久一点。妈妈开始痛苦的呻吟起来,可怕的撞击让妈妈的精神再次回到身上,「很好。」妈妈已经被带到最后一排坐下了,可以明显地看出男人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中出入更加润滑了,只是阴道外面那两片本来是闭在一起的阴唇向两边大大地分开显得又红又肿。妈妈不敢大叫但却开始挣扎起来,妈妈把眼睛紧紧地闭起来,「啊……啊……不……要……」「这女人的肉洞还真他妈的紧。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